快捷搜索:  美女    名称  交警  美食

作者发起“五五断更节”抗议阅文新政策,版权归属最影响的是原创

  • 最新
  • 精选
  • 区块链
  • 汽车
  • 创意科技
  • 媒体达人
  • 电影音乐
  • 娱乐休闲
  • 生活旅行
  • 学习工具
  • 历史读书
  • 金融理财
  • 美食菜谱

作者发起“五五断更节”抗议阅文新政策,版权归属最影响的是原创

影视圈 影视圈Magazine 2020-05-06

文 | 木子宜


日前,以吴文辉在内的五位阅文管理层纷纷辞去管理职务,转而由腾讯集团副总裁、腾讯影业CEO程武接任“阅文集团CEO”一职。而就在阅文“换血”之际,阅文推出的“新”合同则掀起了轩然大波,平台旗下的许多作者纷纷就合同中的不公平条例表示不满,并于5月5日,自主发起“五五断更节”表示抗议。


2015年,盛大文学与腾讯文学整合而成阅文集团,随着集团的不断发展,如今旗下有QQ阅读、起点中文网、起点女生网、红袖添香、新丽传媒等业界品牌,同时拥有超千万部作品储备,以及数百万名创作者。与此同时,作为背靠腾讯的“IP供给站”,阅文在之后几年推出了不少IP衍生之作,其中《鬼吹灯》《琅琊榜》《庆余年》等作品更是获得了不错的成绩。



仅从这一方面来看,似乎阅文非常顺畅地打通了作者创作与作品进一步传播与盈利的路径,然而就在前不久,原盛大文学总裁,自2015年起便任职阅文集团CEO的吴文辉宣布辞任,改由腾讯集团副总裁、腾讯影业CEO程武接任该职务,当时消息一经公布便引来了无数讨论,“此举可以算得上是腾讯要亲自接管阅文了。”


而就在所有人等待着阅文“大换血”之后会有什么新动向之际,有不少自称是阅文旗下小说平台作者的网友在微博上发声,表示阅文想要推行免费阅读,并且在与作者签署的新合同中有许多不公平条例。


        

作者是“枪手”,作品版权归属平台?



根据部分作者所说,新合同中虽然不少条例都有些苛刻,但是与曾经其实并无太多不同,而最让作者难以接受并且十分抵触的则是新合同中提及的“阅读销售模式”、“作者收益模式”以及“版权归属”等问题。



合同中表示:“与传统销售模式不同,在新型销售模式下,甲方不排除以类似‘点击观看广告/浏览指定页面/完成互动任务等形式以代替付费购买章节’等方式,向终端读者提供协议作品的订阅服务。”而这也被不少作者与网友认为阅文这一条例的出现,很有可能是为了推行免费阅读,改为以广告植入进行盈利。



对此,熟悉网文的读者与作者纷纷表示免费阅读这一模式难以走通,不少人对此举皆呈悲观想法:“用‘KPI’绑架作者的创作,这样只会进一步加大注水与粗制滥造。”


而另一方面,作者的收入来源于平台扣除运营成本之后的分成,对此,部分作者怀有深深的疑虑:“如果我写的文盈利不足以抵消运营成本,那我是不是还得自己贴钱?”


除此之外,作品版权的归属则成为了所有人关注的焦点,根据网络曝光的合同来看,作者与平台签署合同之后,其创作的作品的电子版权、翻译权、“互动阅读体验作品”开发权、音频改编权、纸质图书出版发行权、影视、动画、漫画、游戏改编权、同人作品改编权等全部独家授予甲方。


(合同部分截图)


换言之,虽然作者创作了作品,但是作品大多数权益的归属并不在作者,由此而得的盈利也不归属于作者,而这个授权期限直到作者去世后五十年。


也正是因为这一条例引起了诸多作者的不满,许多作者直言:“作为作者,我没有作品的版权,作为旗下的“枪手”员工,集团并不为我提供任何劳动及社会保障的福利,那我和平台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


        

自动发文、删除图片?阅文深陷舆论争议



对此,许多网友熟知的大神级写手纷纷表态,我吃西红柿夫妇表示:“请给网络文学一点希望。”天蚕土豆转发梦入神机的微博表示:“写书赔钱有点骚。”随后又发布微博表示:“其实最近网文圈这个霸王合同中一些条款,很多年前就出现过,那个时候叫做委托创作协议,什么意思,就是说这部作品不是你作者自发创作的,而是公司委托你写的,贼凶猛。”直言网文平台对作者的压榨早已发生。



随着事情愈演愈烈,阅文发布声明表示网络上所提到的新合同其实是在2019年9月推出的,并非全新合同,同时否认将推行全部免费阅读,称对于不合理的条例会做出相应修改。但这个回应并未平息网友与作者的不满,“免费阅读暂且不提,作品的版权应该归于作者才是至关重要的问题。”



或许是因为网友迟迟没有等来修改后的合同,不少网友与作者在网络上呼吁在5月5日当天停止更新,以断更的形式表达自己心中的抗议。



而就在5月5日,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有作者表示自己存于草稿箱的文章被平台自动更新发布;有作者表示平台系统用僵尸文替代自己的更新;还有作者痛斥QQ删除自己的图片,其中多数都是与阅文相关的图片等……



不过随后阅文就对其中的诸多质疑进行回应,对于断更问题,阅文表示:“阅文今日作品更新数据并未有异常波动,阅文没有采取任何包括修改时间、威胁断更后不推荐等外界谣传的运营措施。”



对于QQ删除用户图片,QQ解释道:“QQ在保存文件时,在某些安卓机型中会先创建临时空文件,用于测试当前系统是否正常。真正保存图片时,会把刚才临时的空文件删掉,再写入真正的图片。华为拦截的是删除这个临时空文件的行为。”



对此,网友的反馈莫衷一是,但是其中对于“作者没有著作权”的回应则是引起了大范围的不满,阅文表示:“著作权分为著作权人身权和著作权财产权。著作权人身权是不可分割的人身权利,著作权财产权在经双方协商后,在自愿的情况下授予。”



这个解释看似是保护了作者的权益,但是仔细分析之后会发现其实不然,著作人身权包含了:发表权、署名权、修改权、保护作品完整权,而所谓“自愿情况下授予”的著作财产权则包含对作品的使用、收益、处分权。


(“著作人身权”百度百科截图)

(“著作财产权”百度百科截图)


仅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其中大部分可以得到盈利的权利其实都在作者与平台签署合同的时候就已经被“自动授予”给平台了,对此部分作者与网友表示:“这不就是间接承认了版权归属在平台,不在作者吗?”


        

霸权只能短暂喂饱资本,同时扼杀创作



事情发展到现在,网络的各种声音层出不穷,也有越来越多难辨真假的消息掺杂其中,而这也引来了更多讨论的声音。虽然这场“声讨”之中有怀揣不同心思的参与者,但是阅文对作者过于蛮横与苛刻的行为却是有目共睹,对此,有网友认为:“这是因为这几年,阅文的付费模式开始走下坡路了,所以阅文才要寻求改变。”也有网友表示:“资本眼中没有创作,只有能够创收盈利的IP。”



资本需要盈利是大家都明白的道理,但这并不能成为剥削作者权利,霸占作者作品的理由,而根据目前网络所曝出的阅文的种种举动,虽然这些也许能够在短时间内“喂饱”资本,但其实这些举动无论是于作者、创作还是平台而言都将是一个巨大的打击。


首先便是上文提及的作者用“KPI”的模式进行盈利的方式,很大程度上会改变作者对内容的创作标准,如果想要获得更高的盈利,比起创作,作者更需要揣摩读者的心态,用更加标题党的内容吸引更多能够增加点击量的读者。


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创作不再自由,一切都将变成为了盈利而生的“工业化产物”,更可能进一步加剧抄袭、融梗等现如今本就泛滥的负面情况。



其次便是版权归属,看似平台给予了作者选择,但其实在最初就已经“切割”了作者与作品之间的联系,而这也是压垮无数作者的最后一根稻草,试问谁愿意为他人做嫁衣,并且将自己的心血从还未成型的时候就拱手相让?


网文作品是依托于作者的想法、创意以及不断创作而生的,它们没有统一的制作标准,也没有统一的完成时间,而这也是网文领域百花齐放的重要原因。但阅文此次的一些举动无疑是无视作者的创作,将“网络文学”视作IP制作过程中的“工业产品”。


如今这件事情还未正式落幕,而根据此前阅文发布的声明来看,其将邀请许多旗下作者就新合同进行详谈,而最终结果到底如何只有到时候才能知晓了,只希望到时候平台能够真正做到尊重作者、尊重创作,给予创作与创作者生存与发展的空间。







往期回顾



|林心如|乘风破浪的姐姐|创造营2020|喻恩泰|
|大理寺日志|花样年华生如夏花|张本煜|古装待播剧|



    前往看一看

    看一看入口已关闭

    在“设置”-“通用”-“发现页管理”打开“看一看”入口

    我知道了

    已发送

    发送到看一看

    发送中

    微信扫一扫
    使用小程序

    取消 允许

    取消 允许

    微信版本过低

    当前微信版本不支持该功能,请升级至最新版本。

    我知道了 前往更新

    确定删除回复吗?

    取消 删除

      知道了

      长按识别前往小程序

      本站仅按申请收录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

      微信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Twitter豆瓣百度贴吧

      觉得不错,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区块链是什么?

      影视圈Magazine 微信二维码

      影视圈Magazine 微信二维码

      影视圈Magazine 最新文章

      作者发起“五五断更节”抗议阅文新政策,版权归属最影响的是原创  2020-05-06

      Netflix再推爆款台剧,林心如却很难复制贾静雯的“视后”之路  2020-05-05

      女团选秀节目愈加火热,30+知名女艺人的参与会改变什么吗?  2020-05-04

      出道位更少的新赛制!《创造营2020》能将全程高能维持多久?  2020-05-03

      专访喻恩泰 | 我只在红尘,晏殊是我最遥远的真实  2020-05-02

      《一人之下3》画风突变后,《大理寺日志》或成2020最佳国漫  2020-05-01

      《花样年华-生如夏花》受好评,写实中的浪漫更能打动人心  2020-04-30

      专访张本煜 | 喜剧之外,我有更广阔的天空  2020-04-29

      古装待播剧数量上升,段奕宏、张鲁一等多位演技派或将齐聚五月!  2020-04-28

      网播电视剧才能参评,飞天奖何时才能对“纯网剧”开放?  2020-04-27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 (function(){ var src = (document.location.protocol == "http:") ? "http://js.passport.qihucdn.com/11.0.1.js?ba34c9f41d18b62312e960833b3cb4ae":"https://jspassport.ssl.qhimg.com/11.0.1.js?ba34c9f41d18b62312e960833b3cb4ae"; document.write(''); })(); (function(){ $("img").lazyload({ effect: "fadeIn", threshold: 200, }); })();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